拉卡拉电签版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行业资讯 >

商业银行收入主要来源仍然是信用卡手续费

2020-11-03 来源:时代金融 作者:钱锦

  一、中间业务定义及其衡量指标

  从狭义上看,中间业务指商业银行不运用或者间接运用自己的资金,依托业务、技术、机构、信誉和人才等优势,以中间人或者代理人的身份替客户承办收付和其他委托事项,提供各种金融服务并据以收取手续费的业务。

  我国商业银行中间业务指不构成商业银行表内资产、表内负债,形成银行非利息收入的业务,是指广义上中间业务,除了上述金融服务业务,还包括了一定范围的形成或有资产、或有负债的中间业务,主要包括担保或类似的或有负债、承诺类业务和金融衍生业务三大类。

  以上市银行财务报表所披露的数据为主要数据来源,可以衡量中间业务发展水平的指标主要有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和中间业务收入占比(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对营业收入占比)。

  中间业务有很多不同的分类方式,例如美国按照收入来源将中间业务分为五大类:信托业务收入、投资银行和交易收入、存款账户服务费、手续费收入及其他非手续费收入。

  巴塞尔银行监督管理委员会按照是否构成商业银行或有资产和或有负债,将中间业务分为两大类:或有债权/或有债务类中间业务和金融服务类中间业务。

  我国按照业务类型将中间业务分为九大类:支付结算类、银行卡、代理类、担保类、承诺类、交易类、基金托管业务、咨询顾问类业务和其他类中间业务。

  此外,还有按照是否含有期权性质对中间业务进行的分类。为研究我国商业银行中间业务发展特征及趋势,本文在按照业务类型分类基础上,进一步将中间业务划分为传统中间业务和新型中间业务两大类。

  传统中间业务指支付结算、银行卡、担保承诺(承兑汇票、信用证、备用信用证、保函、保理等)、基金和保险代销等传统业务。新型中间业务主要指投行、托管和理财业务,以及其他围绕消费金融、互联网、电子银行、贵金属、外汇和租赁等开展的新中间业务。

  根据上市银行财务报表所披露的数据,本文在统计上,主要以投行(咨询顾问类)、理财业务和托管的三大类业务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之和代表新型中间业务收入,其余代表传统中间业务收入。

信用卡刷卡

  二、我国商业银行中间业务发展现状

  (一)经济进入新常态,中间业务发展整体放缓

  我国商业银行中间业务起步较晚,1995年商业银行法对中间业务的办理范围做出了法律规定,2001-2002年间中国人民银行先后出台了中间业务暂行规定和统计办法,基本构建相关基础监管制度。

  公开资料显示,2002年全国中资银行中间业务收入占比仅为3.8%,到2004年提升至8%左右。经过近20年的发展,我国中间业务取得了快速发展,截至2018年上半年末,13家主要上市银行中间业务收入占比为21.86%,其中国有行为18.84%(最高水平达20%),股份行为29.07%,这一水平与欧美发达国家先进商业银行(40%左右)相比仍然存在不小的差距。

  伴随着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严监管以及金融去杠杆,近年来商业中间业务发展明显放缓。2006-2011年13家主要上市银行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年均复合增速为45.44%,2012-2014年回落至16.15%,2015-2016进一步回落至10.38%,2017年同比下降0.1%.

  股份行则整体表现更好,2006-2011年八家股份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年均增长61.13%,2012-2014年回落至42.96%,2015-2017年为17.14%.如何在当今的经济形势和监管环境下寻找中间业务新的增长点,重拾中间业务的健康、可持续快速发展成为我国商业银行亟待破解的难题。

  (二)金融严监管,新型中收占比下降

  主要受投行和理财业务收入下降影响,2017年十三家主要上市银行的新型中收占比为34.6%,较上年下降2.1个百分点,未能维持近年来持续上升趋势。具体原因分析如下:投行业务受表外业务监管严格和一级市场不景气影响,2015年以来披露数据的11家样本行整体“三连降”,2015-2017年均降幅为9.3%,分类型来看,股份行投行中收从2016年开始连续下降,2016-2017年均降幅为9.8%,五大行2015-2017年均降幅为12.4%.理财业务受表外理财纳入MPA考核和资管新规影响,理财业务手续费收入2017年出现大幅下降,披露数据的6家样本行同比下降12.2%.

  五大行由于电子银行收入的弥补,2017年新型中收占比36.1%,较上年提升0.4个百分点,实现持续提升。股份行则大幅下降,2017年八家股份行新型中收占比32.5%,较上年下降5.9个百分点,回落至低于2014年水平。

  (三)收入结构趋于单一,银行卡收入独大

  收入结构的背后是业务结构,业务结构的背后是风险结构和战略导向。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半年报),股份行中间业务收入已由银行卡和新型中间业务两个增长极转变为银行卡独大。2017年上半年股份行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中银行卡和新型中收分别占比35.9%和35.1%,两者合计占比71%,2018年上半年银行卡手续费收入和新型中收占比分别为48.0%和23.5%,两者合计71.5%,收入来源在两者之间此消彼长。

  个别银行特别突出,2018年上半年光大、平安和中信的银行卡手续费收入占比高达67.7%、65.4%和64.8%.这一数字变化的结果反映出的是商业银行在严监管环境和强资本约束下,暂未找到投行、理财、托管等新型业务新的突破口,将战略导向了以信用卡为主的消费金融业务。收入结构过于单一,意味着风险也在较短时间内快速积聚,中间业务不等于无风险业务,商业银行防范风险的意识仍有待加强。

  三、主要商业银行中间业务转型策略分析

  在中收整体增速放缓的大背景下,个别业务呈现出逆势快速增长的态势,这些特殊性从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不同银行在中间业务上的侧重点和盈利模式。大行电子银行业务盈利贡献持续提升。披露电子银行手续费收入的农行和建行,该项收入持续快速增长,2015-2017平均增速分别达25.5%和13.4%,两家行电子业务收入占中间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由2014年的8.4%(农行)、5.7%(建行)提升至2017年的17.1%(农行)和7.1%(建行)。招商银行结算手续费收入增长一枝独秀。

  受国家减费让利政策和第三方支付结构加入竞争的影响,商业银行结算类手续费持续下降,但招商银行却实现了逆势增长。招商银行结算类手续费收入2015-2017年均增长35.6%,而剔除招行后十二家主要上市银行2015-2017结算类手续费收入年均下降6.4%.

1.点击下面按钮复制微信

18030879397

2.点击 → 打开微信

加我为好友